22

旺 角 街 頭 流 浪 藝 術 家

To:@ 陈立农

看千串霓虹,泛起千串梦,映着这港湾 ​​​。

我来到了高雄。
是为你而来的,你不知道吧?心里想念着你,嘚嘚,就过来了。我先去的台北,坐地铁的时候对面是一个好高的瓜皮头男孩,一米八几,校服裤脚脏脏的。心里好像有最可爱的人儿在弹吉他和唱歌,离你好近,我好开心。在街道上一蹦一跳的时候都还哼着女孩的旋律,在搭上前往左营站高铁之前,在花店买了一束花。

带着花束去心上人的家乡,可真是浪漫,你说是吗?“小乖”?我听见一对台湾情侣这样叫对方:“小乖。”

肩上是牛仔背包,脖子上挂着沉沉的相机,双手抱着花束,好雀跃得来到你的城市。导游爷爷原来也是高雄人哦!我说,我喜欢陈立农,农农。他不认识。我又说,“他是高雄人哦!在大陆当明星啦,很厉害内!”

爷爷笑了,堆起来好多皱纹,但是眼睛亮亮的:
“高雄人都是很善良的人哦,我就知道高雄小孩有出息。”

嗯!我在心里说,高雄小孩有出息!

车子悠哉悠哉得穿过好多老街和新路,从早上就有点激动的我趴在车窗上。车子每震一下,远处的蔚蓝色就更明晰一些,阳光好灿烂,海平面一闪一闪。待我下车的时候,海浪好舒缓得呼吸,水花层层叠叠的晕染沙滩,直漫到我眼里。

不是因为伤心呀!是阳光变成星星,在浪里沉浮着,太美了,我突然很想你。

很想你,粉色衬衫的你,笑容比阳光更温柔;很想你,公演上说你想看大海的你,眼睛里一闪一闪的,是蓝色的星星。

所以想要抱抱你。我蹲下摸摸高雄的海水,就当是对你的喜欢顺着手指淌入海浪之中了,同浪花一起,成为永远不破灭的小纸船,替我去陪你。

赤脚站在循着你的照片而找到的海滩,发现我终于知道怎么形容你的歌声了,你的歌声是高雄的海风,这是唯一恰当的形容词,只有此时此刻的我才能理解。
意识到的瞬间,我想对着最远的那艘轮船大喊:“农农加油———!”
也想对着飞得最高的那只海鸥说悄悄话:“我最喜欢农农啦!”

我在心里说啦,嘴巴闭紧了,喜欢你这份心情就从眼睛里跑出来了。在后面砌沙堡的小男孩拉着他爸爸说,这个姐姐眼睛里掉出星星了。

看海之旅就写到这里吧,心里藏着的情愫要更多些,写不出来了。我发现给你写的文字都是可爱活泼的,这也许是我对你的刻板印象吧!我甚至还习惯叫你小乖,或是小陈……你在我眼里好像就是眉眼弯弯的高中生,喜欢一切最美好的东西,而你也是美好本身。

当然!我知道我要改口啦,因为最喜欢的小乖、小陈、宝宝、bb、要成年啦。

17,是你梦想开始的一岁,你要好好记着。17岁,你的任性会被我喜欢,你的冲动会被我亲吻,你说不必抹去棱角,那是我最心动的话语。

18,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

18岁可以喝酒啦!先从莫吉托开始吧,我可以负责带你体验一些特别的酒吗?你会喜欢的,夜空下脸红红的你,好少年,但也比以前多了你想要的那份成熟。

你会在今天听见好多好多的“事业有成”,所以我自己想要特别一点。我希望你成年这一年自己去寻找属于你的新目标,你的心可以一半给自己,另一半大多数给妈妈和阿公,剩下的一点点留给我……我只要一点点!我希望你可以有空休息,回高雄看海;我希望你可以看一次星空;我希望你在想说话的时候,可以有人陪你;我希望你只为自己努力,最累的时候也开心。

农农,看到了吗?在那里……

22
2018.10.03

评论
热度(18)
©22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