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

旺 角 街 頭 流 浪 藝 術 家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是什么时候,卡布奇诺喝着像糖浆、一成不变的城市铺满少女的粉、飞机划过天空的遗痕我也要心喜的呢?又是什么时候,蔚蓝夜空映着海,点缀着金粉的流星漫步而过,风雨都凝神,浪花都屏息?

“你来看呀,我喜欢这个人。哦,他?他叫尤长靖,唱歌很厉害的!你听……”

我以往对这些是不感兴趣的,人走一遭,我似乎总是埋头在书海,那样千奇百怪的角色见得多了,便不觉着活生生的人也能有多不一般。

直到你唱到,太爱了。我好像从那双盈着两对月牙得明眸中看到好多感情,那是淳朴又温柔的爱意与深情,你爱唱歌——爱得那样简单又繁杂,你愈唱愈自信,我愈看愈钟意。没有任何的了解,仅仅一见钟情,浪漫故事开展得迅速,有趣灵魂我一眼就逮住。

似乎与你畅快的奔跑了好长一段距离,又似乎与你信步了一段消化晚饭的时间而已,每一天都认识新的你,“新你”中又有“故你”,彼此交替,我爱得乐此不疲。

我的手机中,有一个单独的相册,叫做“星轨”。一共九十来张照片与视频,是我可以找到最早最早的你,在马来西亚或是南艺亦或是各地比赛中的你。最令我印象深刻是你在一个类似小区晚会的舞台上唱“残废”,主持人说得是第某某某号选手,甚至不提你名字。没有掌声,你就那样开始。那是怎样的美好歌声啊,我听得如痴如醉,每一句的情绪都是饱满的,每一个音节都是值得回味的,你表演得是那样好。唱着唱着,小孩子们从你跟前跑过,在舞台上玩儿了起来,你继续唱着——但是我在想,这些小孩子会知道吗,他们身边的这个哥哥,如今唱给无数人听,实现了无数个梦?也成为了无数人的梦?装潢了无数人的梦?你唱完了,最后的颤音也是那样得好,你总是紧紧握住麦克风,仿佛那是最珍重的一切。深深一鞠躬,台下响起了掌声,比起今天你收到的掌声要安静太多了,但我认为是意义重大的。

我好久未有如此有寄托的过日子,难过时想起你的笑,就不哭了,乐呵呵的,越来越像你,像只小兔。但你也总让我哭,你说,你上报纸的时候;你说,感谢所有人的时候;你说,你是来自Ninepercent的尤长靖的时候;你说,你说……

扶摇,你的歌声传出电视的时候;昨日青空,你的歌声传出电影院的时候;中国蓝,你的歌声献给音乐晚会的时候;新说唱,你的歌声献给千万双耳朵的时候;你唱,你唱……

总是惹人开心的,笑意从眼中热滚滚得掉出来,争气与骄傲是我说过最多的话语。

继续唱吧,继续奋斗,继续高歌在你热爱的那些舞台,唱给你爱的与爱你的人。因为星星总是要发光发热的,那样特别的星星,会被簇拥着、被爱着、被珍重,你是最美好、最熠熠生辉的那一颗。

承蒙你出现,蔚蓝夜空映着海,点缀着金粉的流星漫步而过,风雨都凝神,浪花都屏息。

评论(1)
热度(37)
©22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