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

旺 角 街 頭 流 浪 藝 術 家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是什么时候,卡布奇诺喝着像糖浆、一成不变的城市铺满少女的粉、飞机划过天空的遗痕我也要心喜的呢?又是什么时候,蔚蓝夜空映着海,点缀着金粉的流星漫步而过,风雨都凝神,浪花都屏息?

“你来看呀,我喜欢这个人。哦,他?他叫尤长靖,唱歌很厉害的!你听……”

我以往对这些是不感兴趣的,人走一遭,我似乎总是埋头在书海,那样千奇百怪的角色见得多了,便不觉着活生生的人也能有多不一般。

直到你唱到,太爱了。我好像从那双盈着两对月牙得明眸中看到好多感情,那是淳朴又温柔的爱意与深情,你爱唱歌——爱得那样简单又繁杂,你愈唱愈自信,我愈看愈钟意。没有任何的了解,仅仅一见钟情,浪漫故事开展得迅速,有趣灵魂我一...

忙里

我好容易熬到席终,身不由自主地立即跳上公共汽车回小公寓去。长靖在那里弹琴,弹的是那时候最流行的《影子华尔兹》。我两只手抄在卡其色西装口袋里,在阳台上来回的走着。琴上安着一盏灯照亮了他的脸,映一片薄薄的嫩粉晕在眼镜片子上。我跟着琴哼起那支歌来,他仿佛没听见似的,只管弹下去,换了支别的。我立在玻璃门前,久久的看着他,眼睛里滚出一粒泪珠,因为我和他终究到底是在一处了,两个人,也有身体,也有心。我有点希望他能看见我的眼泪,可是他只顾着弹他的琴。我心烦意乱起来,手心发痒,走近些,帮他掀琴谱,有意打扰他,可是他并不理会我,他根本没照着谱,调子是他背熟了的,自顾自从手底悠悠流出来。我又是气,又是怕,生怕我们...

聚记几生日fai落

效果生日快乐

for angles to fly

酷酷

©22 | Powered by LOFTER